• 车氏资讯
  • > 本站公告
  • > 车氏资讯
  • > 网站公开
  • > 视频资讯
车氏资讯
博罗车氏·十八处墓地 十八顶衙轿
作者:车氏(岭南)历史文化交流网  来源:车氏(岭南)历史文化交流网  发布时间:2015/11/25 11:47:59  浏览次数:711



车利聘墓前的石马已经损毁。



记者和车氏族人往石碑上浇水,试图辨认上面的文字。


▲车利聘墓地的墓碑。



▲这一处古墓保存着墓碑,将墓碑的文字与族谱记载对照,可以确定这是车氏家族中一位官员车利聘的墓地,他逝于明万历十三年,墓地保留尚完整。


在博罗泰美车村车氏家庙的一间小房子里,躺着两块石碑,长宽50厘米的石碑在干净的地板上静静地躺了7年,上面的字迹隐隐约约。车永荣让族人拿来钥匙,木门“咿呀”被推开,亮光瞬间打在石碑上,低沉的青灰色仿佛跳了起来。

6月18日那天上午的阳光很耀眼,抚摸辨认上面的字,我们确定这是两块墓志铭。对比着残缺的族谱,结合族人的讲述,可以确认,墓志铭的主人正是车氏家族中 最有名的人物车邦佑的父母。听着我们念出墓志铭,屋子里车氏后人的脸上,闪现出一丝骄傲,仿佛他们的先人,正从中走出。

两块墓志铭引出车邦佑的故事

博罗车氏出过众多读书人,更出过不少官员,以至车氏至今仍有“竹庵公一房,十八顶衙轿”的传说。当然,官至顶级的,是号称“惠州晚明四御史”之一的车邦佑。在车氏家庙与族谱中,他占据着重要位置,其后的族人莫不以邦佑为标杆,教诲子弟读书与做人。

传奇出生

车邦佑(1507~约1548),字翊卿,车氏家庙对联“囊萤照读”说的是车邦佑以车胤自励,年少苦读。嘉靖十年(1531),车邦佑考中举人,十四年进士及第,授行人。嘉靖十九年,迁浙江道监察御史,后又任京都五城御史,“巡南城,督京辅屯政,风纪振肃”。

后代族人流传的关于车邦佑故事很多,他的出生就带着传奇。车邦佑的父亲名车霆,曾任福建布政司都事;他的母亲姓黄,据说娘家在现在的惠阳。黄氏身怀六甲 时,有天回娘家看望父母,回来的时候遇到江水泛滥,没法过渡。当时黄氏很着急,眼看着天就要黑了,如果过不去,势必得在外面露宿。此时,江里突然浮出一块 块石头,一直延续到对岸。黄氏和仆人小心翼翼踏着石头,得以顺利过了江,然后回到车村。不久后,车邦佑出生,黄氏拈香朝拜,万分感念神灵相助。

弹劾权贵

车邦佑留名青史,并非因其官职,而在其铮铮铁骨。

明代的学人与文官,有个奇特的现象:好弹劾、喜报团、多固执、不畏强,甚至坚持己见面斥皇帝,甘受廷杖。

明代设置监察御史,初衷就是“职专纠劾百司,辩明冤枉,提督各道,为天子耳目风纪之司”,这个职务被赋予“大事奏裁,小事立断”的权力,责任重大。惠州学 子登科入仕而晋身御史言官,有案可稽的至少有28人。他们大都铁面无私、尽忠职守,而坚执法纪不惜以身犯险丢官弃禄者亦非鲜见。车邦佑就是其中一个。

嘉靖二十年(1541),武定侯郭勋交结权贵桂萼、张璁,恃宠骄横,植党作威,被朝中言官上疏揭露。嘉靖皇帝大怒,命锦衣卫将郭勋逮捕入狱。经镇抚司审 讯,论罪当斩,但嘉靖皇帝对他尚无诛杀之意,以量刑不确为由发回镇抚司再审。当时车邦佑为京城五城御史,他总结同乡曾守约疏奏郭勋总监陵工时欺诈放纵反遭 诬告报复的经验教训,先行在京城明查暗访,“核京城内外诸勋戚店舍,详列以闻”,为台谏弹劾郭勋提供了确凿证据。铁案如山,在群臣交相弹劾下,嘉靖皇帝虽 想再次宽释郭勋也找不到说得过去的藉口,郭勋未能获释,死于狱中。经此之后,车邦佑受到嘉靖皇帝的赏识,奉旨出巡诸省,后又升为北京巡城都御史,奉敕册封 “崇王”。

甘受廷杖

嘉靖二十七年(1548)正月,兵部侍郎兼总督陕西三边军务曾铣上书《重论复河套疏》,倡议收复河套,与朝中大臣意见相左。当时,宰相严嵩正欲罗织罪名置 首辅夏言于死地,便抓住这个机会,串同甘肃总兵仇鸾,代仇鸾起草疏文上报,诬陷曾铣掩盖败绩、克扣军饷,以及派遣其子曾淳贿赂首辅夏言,“交结近侍官 员”。须知,手握兵权的边关将领与内廷大臣私下交接,历来为朝廷所禁忌,严嵩深谙此中利害,对曾、夏狠下杀手。虽然是欲加之罪,无中生有,嘉靖皇帝竟深信 不疑,亲自拟旨,将曾铣“交接近侍律斩,妻子流两千里,即日行刑”。

这个案子,也就成了一桩史称“其言绝无左验”的大冤案。据道光《广东通志》记载,时为北京巡城都御史的车邦佑闻讯,明知皇帝成命在前,仍为“义愤所激,申救甚切,忤旨廷杖,旋卒”,年仅42岁。

牌坊消失

据《明史·世宗帝纪》载,在曾铣和车邦佑死后的十余年间,边境不宁,朝廷才逐步认识到曾铣关于收复河套的倡议确具远见卓识。隆庆元年(1567),官员上疏为曾铣雪冤,隆庆皇帝旨允,对冤案中的死难者加以安抚,这当然也包括了被廷杖至死的御史车邦佑。

据说,新中国成立前的惠州府城四牌楼(今中山北路)矗立着四座牌坊,其中一座牌坊正面刻“四奉敕命”、背面刻“世命国恩”,就是为车邦佑所建。惠州人还把 曾守约、车邦佑、利宾和曾舜渔誉为“惠州晚明四御史”。遗憾的是,这座牌坊一度被迁至西湖宝塔山下,但很快也被城市建设的步伐所蚕食。

至于车邦佑的墓地到底在哪里,如今难有人说得清。有记载称车邦佑归葬西湖,但其墓在新中国成立后离奇消失。族人找寻他的墓地,也始终没有结果。

父母合葬

7年前,车氏理事会在修祠时曾检查多处先祖墓地,发现岭子头一处墓地被盗挖不止一次,露出两块石碑。当年68岁的车姚湘带着几个族人,拉着斗车,骑着摩托,把两块墓碑带了回来,放在家庙里。

车氏族人认为这是车邦佑父母的墓地,那是两块墓志铭,其中一块以篆书刻着:“明敕封文林郎湖广道监察御史车公□赠孺人黄氏合葬墓”;另一块是对其生平介 绍,可惜多处字迹已毁。但是,根据族人描述与族谱记载,可以确定这是车邦佑父亲车霆与夫人黄氏墓志铭。族谱记载:车霆诰封湖广道监察御史原任福建布政司都 事,妣黄氏同氏诰封孺人;十二世祖艮斋(注:车霆字)御史与妣黄氏合墓岭子头。

我们期待,有机会将车霆夫妻墓志铭拓片,还原这位车氏人物的经历。

一处石马墓引出车姚湘的故事

18日的中午,顶着烈日,5位车氏族人用摩托载着我们,穿过金龙大道,沿着一条崎岖的小路,越过果园,越过小溪,来到一座山脚下。小山的那一侧,有两座车氏先人的墓地,这是车氏族人十八处墓地之一,隐蔽在荒草之中,任四周荔枝树花开花落,果青果红。

十八墓地

上篇曾提到,车氏宗祠的选址建落与风水大师赖布衣有关系。同样,在车氏家族传说中,车家墓地的选择与这位风水大师也有关系。据说,赖布衣为车氏祖先选了24块墓葬的风水宝地,只不过因为村民不懂大师的用意,惹得他不高兴,最终只帮车氏建了18座祖坟。

赖布衣为车氏选祖坟风水宝地时,并没有四处查勘,而是每天早上5时就到河岸后面的山去看一会。也不知过了多少年月,车氏祖婆忍不住对他说:“先生,选了这么久了,该定了吧。”赖布衣看了车氏祖婆一眼,不置可否,车氏祖婆只好悻悻然离开了。

在一个冷雨寒风的冬日,赖布衣主动找到了车氏祖婆说:“明天就去,你宰只鸡祭祖吧。”车氏祖婆听了就有点不高兴,那么多好日子不选,为何选了个冷到指头都痛的时间去。车氏祖婆宰了一只鸡,赖布衣来看了,说:“再宰一只。”车氏祖婆忍着再宰了一只鸡。

如此反复,车氏祖婆一共宰了18只鸡。当赖布衣还说:“再宰一只”时,车氏祖婆不耐烦了:“你一次说完不就好了,干嘛一次次来说?多麻烦啊,天气又冷……”

赖布衣听了也不高兴了:“不想宰就算了,18只就18只吧。”

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,24处风水宝地,只有18只鸡,只能祭18处,也就只能修建18座祖坟了。据说,这18处墓地分散在博罗各地,环绕罗浮山。至今,车 氏保留下来的族谱仍记载多数墓地名与墓地情况,如 “四处有华表,一处有石马”。每年清明,车氏各家都要到各处祭拜先人墓地。

石马之墓

我们探访的是石马之墓。沿着山间溪流而上,踏过荒草,两座古墓就隐没在山腰间。典型的朱砂墓顶,墓的形状特点符合明代墓葬描述。上一座已无墓碑,只剩下空空的墓夯;下一座墓规格更高,是一座主墓,幸运的是墓碑仍在。

根据墓碑文字,墓主车利聘,字学伊,湖山公第三子,生于嘉靖辛丑年(1541)十月初九,明隆庆己巳年恩科,任潼川(注:今四川三台县)通判掌晋州事。

根据车氏族谱,车利聘并不是车邦佑一支,族谱有关车利聘的记载,在摘录的“府县志传”一栏中有描述:利聘,字学伊,象岭巷人,授潼川州判署安岳令,士民爱之,廉明慈惠。车利聘逝于万历十三年(1585),他活了44岁。

根据推测,车利聘应该是晚于车邦佑一到二世,是车氏十四代或十五代后人。在车氏族谱“大宗祠后代子孙历任县以上官职”一栏中,并无记载车利聘,可以得知他与车邦佑不是同一房。

四大房人

车 氏族人告诉我们,车氏到八世九世时,已经形成了“四大房”的说法,分别有:龙行公一房、象山公一房、肆成公一房、竹庵公一房。随着族人越来越多,不少房族 陆续向外发展迁徙,各自有独立的族谱,车利聘是哪一房已难考究,大家熟悉的车邦佑是象山公一房,族谱记载任县级以上官职达14人。

“象山公一房做官不是最多的,最多的是竹庵公一房。”车氏族人几乎都能脱口而出的“竹庵公一房,十八顶衙轿”,意思是竹庵公一房出了最多官员,能坐上官衙 轿子的至少18人。他们认为,车利聘也许就是竹庵公一房的后代。可惜,竹庵公一房的族谱资料,车村并无保留,我们只能抱憾。

不管怎样,这位车氏先人与车邦佑同样壮年即逝,虽然湮没荒草,碑刻磨损,但依稀可见石马、台阶等,可以想象当时墓地的规格。车村族人说:车利聘的墓地 “文革”期间也曾遭到捣毁,墓碑被破坏,但族人拼死保护,所以墓地基本保留。

拼死护墓

车氏族人对祖墓的守护,在一个人身上得以极致体现。他的故事,一直被族人津津乐道。

今年75岁的车姚湘似乎不显老,大中午仍骑着摩托载我们上山看墓,老人腿脚很好,爬山根本不输我们。在我们辨认车利聘墓碑上的字时,他静静站在墓地一侧,看着墓地,仿佛陷入回忆。

40年前,车姚湘35岁,是当时车村生产队的队长,还是名党员。上世纪70年代中,博罗兴起大建设,号召全县统一建猪栏。车氏有一处祖墓位于楼下村,驻当 地工作队干部得知楼下村有古墓,于是用炸药炸开古墓,要求村民把墓地上的青砖全部搬走。这座车氏的祖墓被毁严重,埋在墓里的金埕几乎全部被炸毁,几十块骨 头散落一旁。

祖墓被炸毁的消息很快传到车村。祖坟被扒,车氏族人气愤难当。车姚湘当天就派了几个当民兵的车氏族人赶到现场,确定消息真伪,带回来的现场情况让车氏族人更加气愤。三天之内,车氏家族十多位老者带队,集结上百年轻族人浩浩荡荡走到楼下村,大骂楼下村村民所为不义。

这个阵势,吓坏了当时驻楼下的工作队,赶紧跑了。当时车姚湘也在里面,他与楼下村干部起了争执,气得抓住对方衣领骂人。后来,楼下村自知挖人祖坟有错,重买了金埕,帮车氏重新修坟。

开除党籍

这件事演变的最后结果是:车姚湘带队到楼下闹事打群架,他带头打人,犯了严重错误。

回到车村之后,对车姚湘的处理很快就到了。车姚湘被开除党籍,免去生产队长职务,劳动管制20天。对于处罚,车姚湘无法反抗,但他认为自己没有做错。“我 没有打人,要是打人,当时楼下村肯定不少人被我们打。”40年后聊起这件事,车姚湘并不认为自己有错,中国人自古敬重祖先,先人之墓被毁,后人岂能泰然处 之?

7年前,车邦佑父母墓地被盗,石碑暴露在外,也是车姚湘领着几个族人,骑着摩托,拖着斗车,把两块墓志铭拉回来,藏在宗祠里。那一年,车姚湘已经68岁。

这个故事,车姚湘并不爱提及,但车氏族人却能津津有味地描述。他们认为,这位车氏后人有血性,重亲情。

我们得知,车姚湘是车氏二十五世族人,竹庵公一房后代,就是为官最多的车氏一支。

地址:广东省-茂名市-禄村

电话:0668-2199999

官网:http://www.cslswo.com/

友情链接:  

  • 关于车氏
  • 车氏简介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加入我们
  • 车氏资讯
  • 人物专访
  • 当代人物
  • 近代人物
  • 历史人物
  • 历史文化
  • 风俗文化
  • 车氏典故
  • 车氏发展
  • 车氏起源
  • 车氏企业
  • 广东省
  • 广西省
  • 湖南省
  • 贵州省
  • 车氏聚居点
  • 茂名-祿村
  • 广西-梅罗
  • 茂名-佳山
  • 车氏期刊
  • 本站发行
  • 其他发行
  • 捐赠我们
  • 功德名录
  • 捐赠我们
  • 加入自愿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