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车氏资讯
  • > 本站公告
  • > 车氏资讯
  • > 网站公开
  • > 视频资讯
车氏资讯
汉丞相车千秋的封邑地和墓葬地考
作者:车氏(岭南)历史文化交流网  来源:车氏(岭南)历史文化交流网  发布时间:2017/4/28 9:12:20  浏览次数:1605

作者   车复周(四川成都  祖籍山东平度)

 

(一)车千秋的封邑地在安徽宿州市

 

所谓封地,亦称封邑、食邑、采邑地等,是指皇帝赏赐给王侯卿大夫的田邑。封地的赋税收入作为王侯卿大夫的俸禄,世袭。

关于西汉丞相车千秋的封邑地,其数量,《汉书》卷十八记载,车千秋“以丞相侯,八百户,以遗诏益封,凡千六百户”。(有版本《史记》卷二十二记载,车千秋“征和四年为丞相,封三千户”,待考)

  关于车千秋的封地地点,相关史书、志书也都有较明确的记载。《资治通鉴》有“富民侯(车千秋)食邑于沛郡蕲[qi]县”的记载;《宿州志》(1889)卷十一有“田千秋--汉丞相,武帝征和四年,以丞相封富民侯,食蕲。按,田千秋好乘小车,号车丞相。州东车家湖有丞相府,遗址犹存”的记载。另外,《汉书》卷十八“外戚恩泽侯表六”中也有“富民定侯车千秋--玄孙--蕲”(车千秋的4世孙居住在蕲地)的记载。

  经查,上文中的“蕲”,即今安徽省宿州市墉[yong]桥区。宿州市简称“蕲”,别称蕲城、宿城。周朝时期始建蕲邑,隋唐年间置宿州,秦设四川郡,汉改名为沛郡,后梁置宿州,宋元明清延用,民国时改为宿县,1998设立地级宿州市,以原宿州市的行政区域改为埇桥区的行政区域。“车家湖丞相府”位于墉桥区大店镇东8公里车家湖。

 

至于封地累计时间,车千秋受封12年(公元前89年——公元前77年),其子车顺承封6年(公元前71年,车顺以虎牙将军带兵出击匈奴,因未达预定地点和虚报战果,被皇帝赐死自杀,封地被朝廷没收),共18年。

 

(二)车千秋的原墓在咸阳市马家寨村

 

关于车千秋的原墓,现查得三部方志有记载。

其一,《咸阳县志》(1836)卷八:“车丞相田千秋墓,在县西南十五里,坐落马家寨东南数武(注①)。昔有碑,今废”;

其二,《重修咸阳县志》(1932)卷一(列在本卷“陵墓”标题内而非“疑冢”内):“丞相田千秋墓,在县西南十五里马家寨中”。经查,马家寨村今属咸阳市秦都区钓台镇,位于咸阳市西南约7公里处,东接西张村,南接王道村,北邻曹家寨村。在明代以前, 这里被称为“华官寨”,源于一华姓官员在此屯田扎寨;明代后,西安府后围寨一马姓官员又在此屯田,遂改寨名为马家寨,沿用至今。

 咸阳市秦都区,1958年撤咸阳县并入咸阳地区。1966年咸阳地区改属西安市,1983年撤销咸阳地区,设咸阳市,原咸阳市改为秦都区,属咸阳市;

其三,《咸宁长安两县续志》(1936)卷十:长安“阴水坊古冢,为汉丞相田千秋墓”。 经查,阴水坊村今属西安市长安区高桥乡,西北方向离马家寨村约5公里(网上测距,下同)。也就是说,阴水坊村在马家寨村“东南”方,两村之间只有5公里,是邻村。这实际上,二者所指是同一座墓,“阴水坊古冢”就是“马家寨东南”的车千秋墓。

车千秋墓地在马家寨村,《汉书》等权威史书虽尚未查得相关资料,但上述三部方志的记载是可信的,应是没有异议的。

(又据《咸阳日报》发表冀德民先生撰写的文章《咸阳市秦都区村名趣闻》中称:“咸阳市秦都区沣西乡田家堡村,以当地有西汉丞相田千秋墓而称名”。其真实性待考。)

再者,据现有史料推理分析,车千秋也不可能安葬在咸阳地区马家寨以外的其他地方:

  (1)关于在封邑地安葬

封邑地,是皇帝对侯爵的充分肯定和最高嘉奖,是侯爵事业的顶峰和象征。对于其后人而言,封地是先辈的光辉,是家族的无限荣耀,是家族兴旺发达的雄厚资本和神圣基地。在封邑地安葬,当然是异地安葬的第一选择。

 但是,查遍车千秋封邑地的《宿州志》及其相关方史志记载,仅有车千秋封邑地在“蕲”的较详细记载,有“丞相府” 、“富民坊”(牌坊)等文字,却没有关于车千秋墓地的半点记载。这说明车千秋并没有安葬在封邑地。

  (2)关于在原籍“齐”地安葬

回原籍安葬是车千秋异地安葬的第二选择,但可能性很小。

《汉书卷一下》记载,公元前198年,汉高祖刘邦为消除六国王族后裔残余势力,采纳娄敬建议,“徙齐、楚大族昭氏、屈氏、景氏、怀氏、田氏五姓于关中,与利田宅”。车千秋的先辈,就是于这一年由齐地(今山东北部,齐国国度今淄博淄川)被朝廷作为豪门大族强制迁徙至关中长陵(今咸阳市以东、以北地区)的。

史学家认为,车千秋逝世时应该是70多岁(史料无记载)。若按他享年70岁、病故于公元前77年计算,他的出生时间应是公元前147年,距先辈入关是51年(198-147=51)。也就是说,车千秋可能已是先辈入关后的第三代或第四代了。再说,至车千秋逝世,其家族已在京师(西汉国都长安)居住生活了120余年(公元前198年-公元前77年)。在这种情况下,怎有可能将车千秋只身安葬于原籍齐地呢?假如说,车千秋是第一代由齐地入关者,那他苦于思乡情结,要回“老家”安葬倒是有可能的。但车千秋已是第三四代了,这种“老家情结”早已不复存在了。

另一种可能是车千秋卒于原籍(或封地)而就地安葬,但这种可能是不存在的。因为史料称,车千秋逝世前在长安重病缠身,他不可能远离京师去外地。(《汉书·武五子载:元凤元年[公元前80]上官桀等因谋共杀光[霍光],废帝[汉昭帝],迎立燕王[]为天子。[]谓群臣:“盖主报言,独患大将军[霍光]与右将军王莽。今右将军[王莽]物故[死亡],丞相[田千秋]病[【广韵】【玉篇】:疾甚也],幸事必成,征不久”。)

(3)关于就地安葬。

人逝世之后就地安葬,尽早入土为安,这是古今通例。除非特殊原因,不可能远距离搬运灵柩而异地安葬,特别是在古代不搞尸体火化和交通不便的情况下。如汉朝开国元勋、丞相陈平的墓地,志书记载,包括原籍、封地有四五处之多。但据史学家分析,他卒于长安,最大可能是就地安葬于长安。车千秋卒于长安,也不大可能葬于数千里之外的封地或原籍。

 再说,车千秋逝世前后,其子车顺任洛阳武库令(负责存放国家精良武器的兵器库最高长官),其弟(名字不详)任关都尉(据守西汉第一关-函谷关的最高军事长官),其婿徐仁任少府(九卿之一),都是国家要职;他的夫人长住京师;他的孙辈也多半正在京师接受贵族学校教育。其亲人都居住在京师,车千秋远葬他乡的可能性几乎为零。

另外,从前述可知,车千秋的先辈由齐地迁徙,所到之地是关中长陵。今马家寨——阴水坊一带,应属汉长陵范围。故此地极有可能是车千秋先辈入关时,由朝廷按迁徙规定赐给的“田宅”处。其先辈将墓地选择在这里是顺理成章的。车千秋安葬在祖墓中也是理所当然的。

 

(三)江西省鄱阳县有车千秋的“敕葬墓”

 

据江西省抚州市金溪县枣林村《车氏宗谱》(明正德四年首修,清乾隆三十六年续修,清道光十七年三修,民国二年再修)记载:“车丞相奉敕葬于鄱湖之左,自后子孙蕃盛,迁于饶州、抚州、盱江者多”。集中居住在今江西省抚州等地的千秋公后裔,至宋代时就传续28世,名人多出。

所谓“敕葬”,“敕”字在古代是与皇权联系在一起的专用名词,帝王的诏书、命令,就称为敕书、敕命。史载“古代大臣及近戚有病,皇帝多命医诊治,及死,例遣内侍监护葬事,称‘敕葬’”。“敕葬”可以理解为奉朝廷的敕命进行安葬。

 鄱阳县(注①),位于江西省东北部、鄱阳湖东岸,古代称番邑、饶州,春秋时期为楚番邑,秦朝置番阳县,西汉时更名鄱阳县,属豫章郡。

 豫章郡是汉高祖初年江西建制后的第一个名称,治所南昌县(隋朝罢豫章郡置洪州,又改南昌县为豫章县,"豫章"不再为正式区划名称,而作为南昌的别称、古称)。

 汉代豫章郡属于汉帝国南部有待于进一步开发的荒蛮之地,车千秋卒殁时正处于国家政策从尚武开边到休养生息的转变时期,朝廷将他“敕葬”于豫章郡鄱阳县,肯定是出于开发南部的客观需要。之后,车千秋的子孙、部属在潘阳县周边开枝散叶,又迁居于饶州、抚州、盱江等地,为带动当地经济文化的发展作出了十分可观的贡献。现在潘阳当地存有多处与车千秋有关的河流、村庄名称古迹。

 车千秋之前,朝廷将废帝刘贺封邑于豫章郡,绝对不仅仅纯粹出于罢黩贬置的目的,而是同样出于上述车千秋“敕葬”鄱阳县客观原因。

 刘贺(前92年-前59年),汉武帝刘彻之孙,昌邑哀王刘髆之子。元平元年(前74年),汉昭帝驾崩,因无子,刘贺被拥立为帝,在位仅27天,因荒淫无度、不保社稷而被废,元康三年(前63年),被废为海昏侯,移居豫章国(今江西南昌)。神爵三年(前59年),刘贺去世,史称汉废帝。

 近期刚刚结束考古发掘工作的南昌西汉海昏侯墓,是目前我国发现的面积最大、保存最好、内涵最丰富的汉代侯国聚落遗址,海昏侯墓的墓主人得到确认,就是第一代海昏侯刘贺。

因历史久远,车千秋“敕葬潘阳”之说,金溪枣林《车氏宗谱》的相关记载过于简略,且尚未找到相关方志史志佐证,所以还不敢断言此说是完全真实的,还需进一步考证。

 

(四)山东省平度市车家洼车千秋墓可能是衣冠墓

到目前为止,共发现三处车千秋墓。除了以上谈到的咸阳市马家寨和江西省鄱阳县外,还有山东省平度市张舍村西南约两公里车家洼(今田地名)的车千秋墓。

平度市车家洼的车千秋墓,位于车家洼东端的丘坡上。车家洼南约3公里的西石岭村(笔者故乡),在1936年进行首次《车氏宗谱》撰修时,曾留下记录:“车千秋之茔在岭子屯西,地名车家洼,其茔如埠。汉昭帝所赐金鼎玉葬,此处尚有石人石马。”(2005年该村《车氏族谱》重新撰修时,已将此内容正式纳入其《前言》)在20世纪30年代,车家洼附近的西石岭村、东石岭村和田庄村(三村多数人为车姓)的车千秋家族后裔,曾在车千秋墓前联合举行春节大型祭祖活动。之后,其墓丘在1958年“大跃进”时被夷平,但至今遗址可指,石人石马(见附图①)、石供桌(见附图②)残件附近可见。原墓丘坐落在岭子村所辖的耕地上,该村称此地为“四眼井”(见附图③)和“丞相坟”。甚至村里传说,有人曾在墓地浓雾中看见过鲜花绽放。

    从以上资料可以得出结论,车家洼的车千秋墓是千真万确的(注③)。

但是,从前述的资料和分析可以看出,这里的车千秋墓不可能是原墓。那这里的车千秋墓到底是属于什么性质的墓呢?据分析,此墓最大可能是车千秋的衣冠墓,因为在原籍建名人衣冠墓,在中国历史上是常有的事。

先说说为什么车家洼可能是车千秋的原籍。首先,据前述,车千秋的原籍为齐地是无疑的;其次,据汉朝地理,车家洼属于齐地也是无疑的;再次,车家洼车姓人约在380年前,因战乱四散逃离车家洼(待考),现在的车家洼是一片平坦空旷的耕地(随处可见细小建筑瓦砾、生活生产銹件),其西端是西庄头村(旧名,今庄头村),东端是东前疃村(旧名,今前疃村),东西长约1-2公里,南北宽约500-700米,可见当年车家洼村的浩大规模,也可看到车家洼这个豪门大族的影子。既然是豪门大族,又姓田(后改车姓),这就符合了汉初朝廷将齐地田氏大族迁徙关中的条件。也就是说,当年居住在车家洼的田姓大族被迁到了关中京师(注④);最后,再联系“车家洼有车千秋墓”的世代传说,可以认为,这车家洼的田姓大族有可能就是车千秋的先辈,车家洼很可能是车千秋的原籍。

再说说为什么名人原籍有可能建衣冠墓。衣冠墓是只埋着死者衣帽等遗物的坟墓。在原籍建衣冠墓,尤其是建名人衣冠墓,不仅是原籍人对逝者的纪念,甚至是对社会的炫耀。历史上,在原籍和封地为达官显贵建衣冠墓的事例屡见不鲜。更有甚者,原籍后人为了纪念其名人,连“衣”“冠”都没有,仍在原籍建坟筑墓。如唐玄奘大法师,他的原籍洛阳偃师后人在偃师所建的“唐僧墓”,连衣冠墓都不是。由此可以想见,车千秋的原籍族人认为车千秋光宗耀祖,照亮了后人。纪念他,学习他,建衣冠墓便是最好的形式。

    因史料不足,本文有的内容属于分析推测,有待进一步考证。

▁▁▁▁▁▁▁▁

注:

①数武:古以六尺为歩,半步为武。泛指脚步:步武、踵武、行不数武。

②鄱阳:即今鄱阳县。秦朝始设番县,西汉改名番阳。东汉始作鄱阳,并作豫章郡首府。1957年改名波阳县,2003年改回鄱阳县。

③但奇怪的是,查遍墓地所在地的《重修平度州志》(1849)、《民国平度县志》(1936)、《莱州府志》(1740)、《山东通志》(1915)及《水经注》(386-534)等,均未发现有关车千秋墓地在此处的只言片语。在历史上,凡重要人物的原墓、衣冠墓等墓地信息——那怕是传闻,相关志书一般都会留有记录,何况是“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”的丞相了。如,与车千秋同为“并受遗诏,辅助少主”的顾命大臣、车骑将军、秺侯金日磾(匈奴人,级别比丞相低三级),史书明确记载,他的墓在汉武帝茂陵(今陕西省兴平县)的陪葬区,而山东省文登县却传言他的墓地在本县,这明显是误传。尽管如此,《登州府志》(1694)还是留下了“汉金日磾(di)墓,在县北四十里。按,日磾封秺[du]侯,卒于长安,何缘葬此,必是后人附会”的笔墨。那车家洼的车千秋墓是怎么回事呢?分析其原因,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由于某种原因(如地处偏僻、无墓碑或车家洼无车氏后人等),致使《重修平度州志》、《民国平度县志》、《莱州府志》等方志的撰修者未能收集到这个资料。

④据专家分析,被迁大户人数,平均每户主要家人5名

地址:广东省-茂名市-禄村

电话:0668-2199999

官网:http://www.cslswo.com/

友情链接:  

  • 关于车氏
  • 车氏简介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加入我们
  • 车氏资讯
  • 人物专访
  • 当代人物
  • 近代人物
  • 历史人物
  • 历史文化
  • 风俗文化
  • 车氏典故
  • 车氏发展
  • 车氏起源
  • 车氏企业
  • 广东省
  • 广西省
  • 湖南省
  • 贵州省
  • 车氏聚居点
  • 茂名-祿村
  • 广西-梅罗
  • 茂名-佳山
  • 车氏期刊
  • 本站发行
  • 其他发行
  • 捐赠我们
  • 功德名录
  • 捐赠我们
  • 加入自愿队